"

開戸|礼唫【135e.cn】真人在线赌钱网✅顶级正规遊戏平台✅业内最顶尖原生APP,一站体验所有遊戏,真人在线赌钱网✅7*24H在线服务✅值得您信赖|期待您加入我们!

<rt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rt>
<acronym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ieoyu"></acronym>
<rt id="ieoyu"></rt>
<rt id="ieoyu"><small id="ieoyu"></small></rt>
<acronym id="ieoyu"></acronym>
<acronym id="ieoyu"></acronym><rt id="ieoyu"><small id="ieoyu"></small></rt>
<rt id="ieoyu"></rt> <rt id="ieoyu"></rt>
<acronym id="ieoyu"></acronym><rt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rt>
"

【福建日报】汤显祖:李贽“童心说”的铁杆粉丝

时间:2020-04-20作者:邹自振浏览:237



    李贽故居



    被喻为“东方莎士比亚”的戏剧大师汤显祖,其一生经历嘉靖、隆庆、万历三个时代,那正是朝廷腐败堕落、社会动荡不安的明代中晚期。在那样一个年代里,汤显祖以“真人”“真龙”“真品”自勉,拒绝宰相辅臣的拉拢,蔑视高官贵胄的腐朽,直至临去世前,仍以“真人”明志。他说,“人自有真品,世自有公论”“仆不敢自谓圣地中人,亦几乎真者也”。

    而同时代的思想家李贽也喜谈“真人”,其“童心说”表现了对“真人”“至文”之喜爱,对“假人”“假文”之厌恶。所以当“真人”汤显祖遇到讲“真”理之李贽时,将激发汤显祖怎样的创作灵感呢?可以认为,汤显祖的“情至说”正如袁宏道的“性灵说”一样,都是在艺术领域对李贽“童心说”的呼应。

    身交少而神交厚

    据《临川县志》卷十及徐朔方先生《晚明曲家年谱·汤显祖年谱》记载,明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即《牡丹亭》问世后一年,李贽往临川造访汤显祖,面晤于城东正觉寺。

    汤显祖与李贽身交甚少,但神交颇厚,他是通过读《焚书》而成为李贽的崇拜者的。万历十八年(1590年),李贽的《焚书》在湖北麻城出版。那年,汤显祖正在南京礼部祠祭主事任上,见到李贽的《焚书》,就写信给担任苏州知府的友人石昆玉:“有李百泉先生(李贽别号百泉)者,见其《焚书》,畸人也??衔笃涫榧奈益娴捶??”

    石昆玉是湖北黄梅人,黄梅与麻城相邻,故汤显祖向他访求李贽的著作。汤显祖写此信与《焚书》刻成同年,可见汤之心情迫切。

    汤显祖读了李贽的《焚书》之后,顿受启发,他在给友人的信中赞道:“如明德先生者,时在吾心眼中矣。见以可上人之雄,听以李百泉之杰,寻其吐属,如获美剑?!卑此?,汤显祖与李贽的直接交往,远不如明德先生罗汝芳、可上人达观密切,但在汤显祖心目中,李贽的地位不在罗汝芳、达观之下,而且在他看来,李贽的思想“如获美?!?,更有锋芒,说明李贽对汤显祖的思想影响相当深刻。

    汤显祖很羡慕友人袁宏道与李贽有很深的交往,曾作《读锦帆集怀卓老》云:“世事玲珑说不周,慧心人远碧湘流。都将舌上青莲子,摘与公安袁六休?!痹甑涝κ吕铌?,李贽的激进思想影响了袁宏道“性灵说”文学主张的形成,也为公安派的文学活动奠定了基础。汤显祖在赞誉袁氏诗文成就的同时,对李贽反传统的文学思想表达了由衷的敬仰。

    万历三十年(1602年)三月,汤显祖在家中听到李贽狱中自杀的噩耗,不胜悲愤,遂作《叹卓老》诗以哀之。诗云:“自是精灵爱出家,钵头何必向京华?知教笑舞临刀杖,烂醉诸天雨杂花?!碧老宰嫠嫡馕坏际Α靶ξ枇俚墩取?,简约而准确地凸现出李贽的斗争精神和性格特点。

    李贽去世后,在明王朝严禁其著作流行的情况下,民间学者仍然坚持编辑、评点、刊刻李贽的著作。汤显祖为《李氏全书》作总序,盛赞李贽的著作“传世可,济世可,经世可,应世可,训世可,即骇世亦无不可”,对封建文化专制主义表示了强烈的抗议,对李贽著作的流传起了重要的作用。

    得意处唯在《牡丹》

    汤显祖自云:“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彼凇赌档ねぁ分兴袒闹醋抛非蟀楹托腋5拿览錾倥爬瞿锏男蜗?,正是对李贽“童心说”的生动而具体的艺术表现。汤显祖曾说:“知音??嘞 ?。茫茫人海,知音何在?所以当他看到李贽所著之《焚书》时,其欣喜之情是可以想见的。

    杜丽娘就是情与欲的结合体,无论是伤春游园、思春梦遇,还是荐枕欢洽、无媒自合,直至写真闹殇、幽媾魂游等,这些与柳梦梅之间生而死、死而生的真情,都是理学家们所深恶痛绝的人欲。无怪乎他们痛斥,“此词一出,使天下多少闺女失节”“其间点染风流,唯恐一女子不销魂,一方人不失节”。然而,它却温暖了不知多少女性的心房,在杜丽娘身上无疑寄予了她们不尽的希望。

    结合明代的社会现实,我们不难看出为何《牡丹亭》具有如此摧枯拉朽的力量,为何汤显祖的“情至说”具有如此深远的意义。思想意识毕竟只是上层建筑,用程朱理学来遏制人欲过于抽象,在那些士大夫眼中“女子无才便是德”,因此反映到现实社会中,便是用太后、皇妃的《妇鉴》《女训》来教化妇女。此外,竖立贞节牌坊不失为一种更为直接、更有模范可循的方法?!睹魇贰ち遗分惺凳?08人,全国的烈女人数则有万人之多。

    在统治阶级对妇女进行高度防范和管束的同时,他们却过着荒淫无耻、纵欲无度的生活。在那一块块贞节牌坊之下,一行行《烈女传》之中,记录的是多少被侮辱与被损害妇女的悲惨控诉。

    在“童心”的旗帜下,李贽敢于批评古代圣贤的著作,说:“然则六经、《语》《孟》,乃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渊薮也,断断乎其不可以语于童心之言明矣?!敝远怨糯ハ偷闹魈岢鋈绱思馊竦呐?,并不是说这些文章真的“十恶不赦”,关键在于它们被道学家们当作“存天理、灭人欲”的口实,成为他们用以道德说教的蓝本,而不是“绝假纯真”之内心流露。

    与“前后七子”之争

    汤显祖与“吴江派”代表人物沈璟之间的争论,已成为文学史上的一段公案。像沈璟那样“宁协律而词不工”,以律害词、以律害情的做法,在汤显祖看来是万万不可取的。他宁可“拗折天下人嗓子”,也要“凡文以意、趣、神、色为主”。

    而“意、趣、神、色”的最终目的,也是为了表现“情”。汤显祖在《焚香记总评》中说:“其填词皆尚真色,所以入人最深,遂令后世之听者泪,读者颦,无情者心动,有情者肠裂。何物情种,具此传神手?!?/p>

    从李贽、汤显祖二人对“前后七子”为代表的复古思潮的批判,也可从侧面反映出他们以“情”为主的创作主张。李贽坚决反对蹈袭仿古之作,“前后七子”则认为古人的作品一定好,今人的作品一定不好,这就是刘勰《文心雕龙·知音》所批评的“贱同而思古”。李贽坚决反对这种复古主义的文学思潮。他说:“诗何必古《选》,文何必先秦。降而为六朝,变而为近体,又变而为传奇,变而为院本,为杂剧,为《西厢曲》,为《水浒传》,为今之举子业,大贤言圣人之道皆古今至文,不可得而时势先后论也?!?/p>

    也就是说,只有人心中自然而然流露的情感发而为文,这样的文章才是好文章,才是出自“童心”的“至文”。至于文章的体裁与形式,为近体,为传奇,为院本,为杂剧,甚至是举子业的文章,都没有关系。李贽肯定《西厢记》,肯定《水浒传》,肯定当时的民歌,都直接根源于这一点。

    汤显祖也反对明代文坛“前后七子”“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复古风气。汤显祖在与友人论李梦阳、李攀龙、王世贞等人文章时,云其“各标其文赋中用事出处,及增减汉史唐诗字面处,见此道神情声色,已尽于昔人,今人更无可雄”。从中可明显看出,汤显祖对于“前后七子”的创作是持否定态度的,认为他们所创作的诗文没有“意、趣、神、色”。

    卓文君明代化身

    李贽认为,如果失去“绝假纯真”的“童心”,那么就失去“真心”,失去了“真心”,也就不复是一个“真人”。那么,“童心”是如何失去的呢?李贽认为,“夫道理闻见,皆自多读书识义理而来也”。由此可知,李贽所谓的“真人”是不读书、不识义理的人,“真人”是因为读书识义理而成为“假人”的。

    然而,若有人的自然本性却不识义理,长此以往,就会缺少自我独立思考的能力,岂不成为一个没有个性的人?因此,汤显祖并不以“童心”的有无作为判断“真人”“假人”的标准,他说:“世之假人,常为真人苦。真人得意,假人影响而附之,以相得意。真人失意,假人影响而伺之,以自得意?!苯袢俗拊壬衔?,“正是因为‘假人’没有对人的生命价值的矢志不渝的执着肯认,因而这种‘假人’永远没有一种自己所坚信的思维方式。而思维方式又决定了人的生存方式”。

    基于这种认识,汤显祖并没有将其笔下的杜丽娘塑造成为不识义理的人,而是《四书》能逐一背诵,摹仿卫夫人的书法几可乱真,不仅有精巧过人的女红,而且有很强的分析意识和独立见解。她对陈最良“依注解书”的授课方法深感不足,认为《诗经》中的《关雎》篇并非歌咏后妃之德,而是表达男女爱慕之情的动人诗篇……

    李贽在《藏书》卷三十七《司马相如传》中,称赞寡妇卓文君与司马相如的私奔为“善择佳偶”,是“归凤求凰,安可诬也”。针对史书上“今文君既失身于司马长卿”的说法,他驳斥道:“正获身,非失身!”他还称赞红拂自己择配,说“这是千古来第一个嫁法”(《评红拂记》)。

    《牡丹亭》所表现的强烈反对封建婚姻制度,追求个人自由的思想,除了在此之前已有李贽明确肯定卓文君私奔的观点在海内外广为流传外,同时代还没有一位思想家这么明确提出过。为了追求爱情自由、婚姻幸福而“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的杜丽娘形象,无愧于“真人”的化身,又何尝不是明代卓文君的化身?显然,汤显祖在塑造杜丽娘这一形象时,受到了李贽的启示和影响。

    “情至说”的现代性

    李贽受“泰州学派”的影响,提出“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答耿中丞》)。他的“童心说”与汤显祖的“情至说”都肯定人欲,反对“天理”,但“情至说”不同于李贽的“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的泛情论。泛情论实际上把封建正统学者所谓的“天理”和“人欲”不作区分,这样的后果就是要么“满街圣人” ,要么“人欲横流”。而汤显祖的“情至说”的超越性,在于把握了对情、欲的转化。

    在汤显祖看来,情的高扬并不意味着情欲的放纵。汤显祖执着于情,但他所说的情也是有善有恶的。汤显祖的“四梦”所系莫非一“情”:如果说《紫钗记》和《牡丹亭》是对“善情”的歌颂,《邯郸记》则是对“恶情”的批判?!赌峡录恰酚直鹁咭桓?,揭示了“善情”如何被“恶情”所吞噬。尤其是《牡丹亭》一剧,人物的感性之情转为大道之情,即至情,从而进入深层次的审美境界。

    “童心”“情至”二说,虽然仅是个人提倡的文艺思想,但却因其思想之深邃、影响之广泛而名留千古。如果非要将它们分出伯仲,则“童心说”在对“情”的提倡、对“理”的批判上具有原创性,而“情至说”对“真人”的定义、对情与欲的判断方面,乃是以汤显祖率性贵真之气质为背景,并具有某种现代性的内涵。

    汤显祖敢于举起“唯情论”的大旗,以“情”做武器,与宋明道学和封建礼教分庭抗礼,其理论勇气和精神动力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李贽对传统的大胆怀疑、批判和反叛精神。这也是汤显祖之所以能与莎士比亚齐名,成为人类历史上天才的戏剧家、思想家的根本原因。

    (作者为闽江学院中文系教授)


转自福建日报-第12版-2020年4月20日

http://fjrb.fjsen.com/fjrb/html/2020-04/20/content_1253407.htm

真人在线赌钱网
<rt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rt>
<acronym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ieoyu"></acronym>
<rt id="ieoyu"></rt>
<rt id="ieoyu"><small id="ieoyu"></small></rt>
<acronym id="ieoyu"></acronym>
<acronym id="ieoyu"></acronym><rt id="ieoyu"><small id="ieoyu"></small></rt>
<rt id="ieoyu"></rt> <rt id="ieoyu"></rt>
<acronym id="ieoyu"></acronym><rt id="ieoyu"><optgroup id="ieoyu"></optgroup></rt>